马赛克打到手酸,来自东方的血色饥渴,太狂野!

2019-06-05 14:21:58  阅读 264 次 评论 0 条

朴赞郁,韩国著名的“阴暗大师”。


惊世骇俗的暴力场面,引人入胜的情节悬念是他的一贯风格,从不回避人性的恶,更不介意画面是否18jin。


《我要复仇》、《老男孩》、《亲切的金子》“复仇三部曲”使他的黑暗风格深入人心。


“复仇三部曲”剧照


一部《小姐》直接入围戛纳金棕榈,引发观影热潮,名扬海内外。


《小姐》海报


最近,他还拍了部BBC的新剧《女鼓手》,号称是欧洲版的《色,戒》。


但其实,这并不是第一次在他的作品中看到《色,戒》的影子。


2009年那部荣获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的《蝙蝠》,女主角便酷似《色,戒》中的汤唯。


蝙蝠


比起大陆译名《蝙蝠》的含蓄,香港和台湾的译名要直白的多。


《饥渴诱罪》,《血色情欲》,充满着一股暗黑情欲的味道。


事实上,整部电影也确实像是一首黑暗的诗歌,一曲欲望的绝唱。



相铉(宋康昊 饰)是一个孤儿。


受一位双目失明的牧师抚养,他在长大后也成了一位神父。


杜绝七情六欲,心怀慈悲和敬畏,他尽心尽力的为人们祈祷,堪称正义的使者。




为了造福人类,他甚至参加了一项抗病毒药物的实验,渴望以身殉道,为人谋福利。


可是,500人的实验项目,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。


从此,他被人们捧到了天上,备受尊崇。



可是,在外界的掌声和鲜花背后,有一些隐秘的变化发生在了他的身上。


他对血,变得极其敏感。


姑娘们来月事,他能迅速的嗅到血的味道。


医院病人病重出血,他浑身的细胞都在躁动,叫嚷着饥渴。



终于,在本能的驱使下,他行动了。


将病重病人的输液管直接放进嘴里,狼吞虎咽的品尝着这最新鲜的美味。


这一幕,诡异至极。



可是,自从吸食鲜血后,他的身体便发生了彻底的变异。


即便是牧师把手插进他的心脏里,他也能迅速愈合。


他变成了,东方的吸血鬼。



对于情欲,他也更难控制。


泰珠(金玉彬 饰)是相铉年少时的玩伴康友的妻子。


也是个孤儿,从小被康友的母亲养大,长大后又做了康友的妻子。



以往对于男女情事,相铉一向心无旁骛。


但是,现在,听到泰珠和康友在床上翻滚的呻吟声,他开始按捺不住,拿着棍棒狠狠的抽自己的大腿,他才稍作平息。



隔壁的呻吟声渐渐停歇,相铉也冷静了下来。


但是,泰珠在康友睡去后,却一反白日的沉静和内敛。


手握凶器,她朝着康友刺去,又一次次放下。



控制欲强的婆婆,多病的丈夫,沉闷的生活,都在激起她的恨意。


从一开始,这就是个游走在黑暗边缘的女人。



一天夜里,在外游走试图逃脱家庭的泰珠遇到了相铉。


身着轻薄白裙,打着赤脚的泰珠,在夜色里分外惹人怜惜。


相铉出现在她眼前,一把将她抱起,但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只是脱去了自己的鞋子,把她的脚放进了里面。


从这一刻开始,羁绊产生了。



相铉遇到泰珠,既是他的幸运,也是他的劫难。


两个人的关系,在四场性爱中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

第一次。


泰珠主动,主动亲吻,主动脱衣,主动坐上相铉的身。


当看到相铉大腿根部的抽打印记时,她狡黠一笑,更加兴奋的勾引着。



相铉抗拒着,抗拒着,终于忍不住大汗淋漓,叫出了声。


为人崇敬的神父,在这一刻被唤醒了欲念,开始跌下神坛。


在黑暗徘徊的女人,从这一刻更加贪恋欲望,化身妖魅。



第二次。


泰珠特意到医院来找相铉,和他约会。


相铉蹲在地上,虔诚的抱着泰珠的脚,近乎忘我的亲吻,舔舐。


泰珠也动了情,抓起他的手指,带着暗示意味的放进嘴里。




这一次,相铉占据了主动。


在这场罪恶的欢愉里,他已经从从犯变成了主犯。


出于身体内血液的特质,他甚至张口咬了泰珠的肩膀,留下血淋淋的牙印。



泰珠吃痛,但却因此更加沉沦。


他们二人,越来越合拍,却也越来越堕落。



第三次。


两个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康友的床上,隔壁的房间就是康友的母亲。


没有慌张,没有愧疚,更没有怯意,这次,二人无比放松。



此时的泰珠已经得知并接受了相铉的吸血鬼身份。


在相铉面前,她也一改之前楚楚动人的可怜样儿,更加放松的展现自己魅惑的那一面。


而相铉,也没了高高在上的神父样子,像个亲密恋人一般央求泰珠,“再来一次”。



打心底里,他们已经接受了这种违背伦理的温存。


这种温存,填补了他们各自那缺爱的童年,漫长的孤单的岁月。




第四次,也是全片最经典的一次。


在此之前,泰珠把自己刺伤的大腿根部的伤口说成是康友的虐待。


相铉怜惜泰珠,为了从康友手中解救出她,和泰珠一起将康友溺死在了河里。



康友死了,他们之间再没阻碍了。


可是,康友仿佛成了“永生”,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们心头,鬼影重重。



两个人彼此安慰着,只是心理作用。


但是,湿漉漉的水弥漫了整个床铺,两个人浑身湿透,无力的支撑着彼此的身体。


最诡异惊悚的一幕,当属两个人翻腾的身体中,甚至出现了康友。



事后,两个人赤裸着身体各怀心事的背对着对方。


而康友,则跟死前一样,身上压着个大石头,湿漉漉的躺在他们中间。



从此,在黑暗的道路上,他们再没有了回头路。


从此,他们之间,再没有最初那般纯粹的欢愉。


两个人的感情,有了怨,有了恨,相爱相杀,癫狂到绝望。



很多人看李安的《色,戒》,对赤身肉搏的画面念念不忘。


但是,李安在每场男女性爱里都藏了人物的心理变化,暗示并推动着波涛汹涌的情节发展。


在这方面,朴赞郁的《蝙蝠》如出一辙。



此外,一向以玉女形象示人的金玉彬化身欲女,颇有汤唯的影子。


前期是惹人爱怜的孤女,后期是魅惑人心的女吸血鬼,一身蓝衣,妖冶至极。




她和相铉是不同的。


相铉心存上帝,即便阴差阳错成了魔鬼,即便出于本能和泰珠一起沉沦。


但却从不为了吸食鲜血而杀人。


他的心里,一直为自己的罪恶而折磨,心甘情愿下地狱。


在他眼里,民众无辜,世界神圣,自己却玷污了这一切。



但是,泰珠从来没有信仰。


为了欲望,她勾引相铉。


为了杀康友,她撒谎骗相铉。



当谎言败露时,她推卸责任出卖相铉。


成为吸血鬼后,她沉溺于嗜血的本性,为所欲为。


在她眼里,世界本就肮脏,人命本就如草芥,破坏它们有何不可?




善与恶,神圣与肮脏,道德与本能,快感与理智。


相铉和泰珠,两种价值观的根本性碰撞,才是影片想要探讨的主题。



这种碰撞,让人产生许多思考。


但却正如泰珠所说,“杀了我或是救了我,你都会后悔。”


两种价值观的碰撞,本质上也是个无解的伪命题。




但是,全片影喵儿最喜欢的,其实是结尾。


很多年前看过后,一直念念不忘,心有戚戚的就是结尾。


历经最初的心动,欢愉时的沉溺,善与恶的撕扯,两个人已经面目全非,精疲力尽,再无退路。


他试图杀死过她,但却没忍住救了她,将她转变为同类。



她无数次的想脱离他,但却一次次的任由他在身边阻止着自己的杀戮。


很多时候,他和她都忘了,他们只有对方。



但是到最后的时刻,他和她紧紧相拥,坐在黎明的海边。


太阳就要升起来了。


他说:我想永世和你在一起,即便是在地狱。


她抬起头看他:人死了就是死了,本来我们是幸福过的啊,神父。




太阳升起来了,阳光越来越烈。


他们抱的越来越紧,直到没了力气。




最后的最后,鞋子从已成焦炭的腿上掉落,焦炭随着风吹,化为灰烬。


那是,最初他留给她穿的鞋子。


她一直留着,迎接死亡的日出,也要拿出来穿上。


不知道今晚看啥,就微信关注shenmapp


本文地址:http://96lady.com/post/73.html
纯点大大 欢迎分享本文电影博客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