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长得不帅,一线导演为何总是偏爱他?

2018-10-09 17:02:10  阅读 824 次 评论 0 条

有个朋友跟库姐闲聊时说:“有廖凡的戏,一般都不会难看到哪去。”



这话并不是说,廖凡可以保障出演影视剧的质量,但观众认为他参与的部分,是一定不会垮掉的。


昨晚去看了贾樟柯导演的《江湖儿女》,男主角就是廖凡。



这又是一部贾科长入围戛纳影展的作品,目前为止豆瓣评分7.8,口碑不错。



相比较他过去的作品,叙事更为宏大,因为这部电影一气呵成,串起了很多部贾樟柯过去的电影作品。


主角赵涛,依然是那个带着浓郁贾樟柯电影标签,但气质却异常出类独特的女演员。



这是一部“大女主”电影,可以说赵涛撑起了整部电影的精气魂,而跟她搭戏的廖凡,表演也相当出彩。


廖凡的出彩,不在于神乎其神的演技,而在于精准地呈现出了一个男人的“怂”。



他稳稳地拿捏住了,一个在时代洪流和命运抉择中不断逃避、“怂”得彻底的男人,又不露声色地衬托出女主角巧巧的“勇”。


廖凡科班出身,曾经默默无闻很多年,属于戏好人不红的类型。


直到2014年的《白日焰火》让他获封柏林影帝,才被更多大众认识。



这之后,又有《师父》、《心理罪》、《邪不压正》三部电影。


《师父》里的表演颇受好评,《心理罪》整部电影和李易峰的演技被很多人吐槽却很少有人说廖凡不好的,《邪不压正》里的朱潜龙在很多人看来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。



库姐一直觉得,廖凡是个内涵丰富、深不可测的人,好像什么角色都可以挑战,根本不知道他的天花板在哪里。


但他竟然曾经一度对表演失去了热情。如今,廖凡才渐渐觉得,自己的状态是“渐入佳境”。



“拍完《江湖儿女》后,有一点茫然,有一点无所是从”


记者:《江湖儿女》已经拍完很长时间了,现在宣传期,你又来回忆,是有非常记忆深刻的事情,还是说这个电影拍完,就过去了?


廖凡:不会忘记的。这个工作的乐趣之一可能就是在于此,就是当你聊到这些事情的时候,你马上能够回想很多场景,甚至于那天的天气,拍摄的条数,自己和对方出现的失误可能都能记得住。


记者:有一些演员能快速切换,把戏和生活分的很开,有一些演员可能会出来的比较慢,自己也会受角色一些影响,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类?


廖凡:不太专门去想过这个问题,也没有对比,不知道自己是快还是慢。但是工作会给你带来一些影响,情绪状态什么的,然后你会不自知。


我在拍完《江湖儿女》之后,确实有一点茫然。可能那一段工作的时间比较密集,连续拍了几个戏,加上最后面这个。


因为我们这个电影是顺拍,就是第一段、第二段、第三段,这么一个过程,包括每一段戏的顺序几乎都是顺的。不是到了第三段我还有一些中风嘛,就是还是在那个状态,突然你结束以后吧,好像是有一点茫然,有一点无所是从的意思,然后回到生活节奏当中来不知道该干嘛了。



记者:你接到剧本的时候,通常会觉得这个戏还挺好演,我有一定把握,还是说挺忐忑,要在过程中不断磨合才能进入?


廖凡:不一定。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什么事都是有把握的。好像每一次都是忘了之前的那一些必要的流程是什么,就是你要做什么准备,该怎么开始,好像这个事都记性不太好。


每一次开始进入的状态不一样。就比如说去拍贾导演这个戏,可能最开始是从语言进入,要学说山西话。在其他的作品当中就可能不是这个开头。但是在他的电影当中就是这么一个开头,从语言开始进入,去学习怎么样能够迅速的掌握,有没有效,所以不会有那种十足的把握说,这个事就能办成的。

“每个人对江湖的理解都不一样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”


记者:导演受了很多香港的黑帮片、江湖片的影响然后来拍这个故事,但是斌哥这个人物他又不是传统的那种大哥,你是怎么去把握这个人物的?


廖凡:其实人物的身份就是一个符号,就是一个社会的属性吧,吸引我的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。


我喜欢贾导演的电影,喜欢他讲故事的方法,喜欢他说的这个故事。因为他的故事都是普通人的故事,表达的都是一些最普通人的情感。包括《江湖儿女》当中斌哥这个人物,他吸引我的是他经历的变化,他的选择,跟他的身份没有什么关系。



记者:那你怎么看他身上这种情和义的变化?一开始觉得他挺有情有义的,到后来其实是发生了很大的心理的转变。


廖凡:我自觉得好像他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偏差,但是他的境地是发生了变化,他对于情义的一些认知,或者一些表达的方式产生了变化。


记者:你觉得他是很独特的个人形象,还是说他代表当时一类人的状态?


廖凡:我觉得他可能是有共性,而且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有很多人其实都在漂泊,都在去到不同的地方,做不同的事情。


在开始去演出的时候我老觉得那是别人的故事,当然不是因为我演完了他就变成了我自己。后来我看完成片以后,我觉得我能在上面找到一些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影子,就是这种境地、遭遇,其实是跟自己有关系,或者是有些人去看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想到自己。


记者:电影讲的是一个大的时间和空间上这个时代在发生变化,然后其中的人也发生了变化。从你个人来说,你有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,你对于江湖,对这种情义的理解和感受,会跟电影有一种共鸣吗?


廖凡:我觉得可能在某一个环境当中,大家有的时候是主动的,有一种叛逆也好,或者是挑战也好。但可能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,它变成一种没法摆脱的,也是被裹胁在其中你不可能去抗拒的,甚至于是迫不得已,你只能这样,有一些东西是得认可。但可能这些最后你都可以放下来。


就像斌哥和巧巧一样虽然起起落落,分开再见面,就可能他们最后没有放下来的还是那些情义,还是那些最真挚挺朴素的情感,没有多高尚那个层面,就是挺朴素的一些情感,任何人之间最初的一些情感,那个东西我觉得挺感人的,而且挺珍贵的。



“演技没法分高低,所有人在那么一瞬间都是好演员”


记者:看你这几年几部片子,每部风格都不一样,表演方式也不一样,作为演员,你不同片子里的表演,它是有一定的技巧和方法吗?


廖凡:这个会根据导演作品的表达不同而不同。比如像姜导演的《邪不压正》和贾导演这个《江湖儿女》,都是极个人的作品,而且个人特色特别鲜明,一个是很抽离,人物都是符号的,一个是完全写实,甚至比现实主义还要现实主义,就是捕捉最细小的戏剧性的,导演诠释这个作品的时候他的风格是不同的,那么演员在其中要适应这个东西。廖凡觉得,自己的演技就然别人去评价吧


记者:大家说这个演员演的好,有一句通俗的话,演什么像什么,像被角色附体了一样,你在演这些戏的过程中会有这种感觉吗?


廖凡:这事我说了不算,只能别人说了算吧。我根本就不知道,根本就不去判断这个事。


记者:一个演员戏演的好是导演的功劳,演的不好是导演不行,你同意这个说法吗?


廖凡:这倒不是说好和不好,只能是你在这个作品当中合不合适,就是你跟他的表达风格合不合。当然你要跟他的风格是相合的,那么你就更出效果,如果不合适可能就是背道而驰。所以肯定要搞清楚这个风格是什么,这个很重要。


记者:大家会说你演技好,他演技不好,就是演员在这个戏里的贡献。你说的这种,合的时候就能演的好,不合的时候就可能背道而驰了,这跟演技相关吗?


廖凡:我觉得演技没法分高低,所有人其实在那么一瞬间都是好演员对吗?这个大家不得不承认,在生活当中,在工作当中,在那么一瞬间都是完美的表演,只不过是说用在什么地方。


记者:那为什么大家经常骂一些小鲜肉,说这个演的真烂。站在观众的角度你怎么看?


廖凡:可能就是他不合适,或者是对于大家期待的这个人物理解还不够,也许是这样。但是在我的观念当中真的是没有谁好或者不好,只有合不合适,我不觉得他们的演技会烂,肯定在生活当中他们还是很棒的,或者在某一部其他的戏中,只不过是你运用在哪儿了。



“贾导拍到好东西的时候,他像一个大男孩那种感觉”


记者:贾导跟演员是什么样的沟通方式?你从他这儿感受到了什么样的表演方法?


廖凡:他还是很内敛的。就是在他的剧本当中,在他的文字当中你能够感受得到他的简洁,他的生动,他对于戏剧的安排,他都是用一种极其日常的那种作息的方法,通过剧中人物生活的日常转换,把剧情都带在其中。读剧本会就像读小说一样,就是很细腻那一种。


当然他本人在交谈当中也是这样,逻辑性很强。他的条理性非常清晰,也没有废话,你去看他的采访,或者他的一些讲座都挺有意思的,对事物都有态度和思考。


但是在现场,他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,或者是在某一刻他是另外一种状态。他拍到一个让他感觉到好的东西时候,他像得了一个玩具,一个大男孩那种感觉,兴奋、高兴、热情,那种创作激情是非常饱满的,而且他通过这个感染到所有工作的人,有的时候是很有意思的。



就像我们之前说过几个桥段,其实都是非常有他的投入,对于这种画面他那么的动情,他对所有创作者都是有感染性的,那种东西会让你很有兴趣和他去碰撞。


我和赵涛在演出的时候,他很少来说戏。故事情节大家都知道了,人物背景很早时候就已经交流过了,开始做剧本研讨会的时候都已经阐述的非常清晰了,他把这一切都布置好了,说看你们的了。那我和赵涛之间也没有更多的交流,就是剧碰,都是保持这种状态去感受。


然后有的时候确实是很让人心动,因为你是未知的。就像我们在那儿跳舞,我就转过头对着其他的女的群众演员在那儿跳,赵涛就很本能一下把我给拉回来,拍完以后我说你反应真快,她特别符合那个剧中的人物,然后又是没有商量过的。通过这个舞蹈有吵架又有和好,完成了很多剧情的推动,这种东西都非常打动人。


记者:那场戏大家印象都很深刻。还有在宾馆分手的那一场戏。


廖凡:包括宾馆之前,其实在江面上,公安局出来,那一个也很好。因为那个戏剧冲突没有那么的强烈,就不像第三段里面他动不了了,然后在那里吃饭吵起来了,或者在宾馆分手,它本身有戏剧冲突性。


在那之前江面上去,两个人五年后再见面,有很多时候都是停顿,都是没有语言的,但是你停在那儿的时候,你还是感觉到这种暗涌吧,就像旁边的江水一样一阵一阵的暗涌,两个人相互没有说话,看着远方,甚至还能很偶然听到江面上有人在那儿喊,特别像某一种船工的号声一样,或者是吆喝声一样,很远很远,那都是偶然录下来了,那种停顿又很有机,又不觉得尴尬。



“在表演上我应该算是渐入佳境”


记者:现在电影快上映了,你作为演员,会关注这个电影多少票房吗?

好看的电影

廖凡:当然如果有更多人看到这个电影,还是会很高兴的事。还是愿意让更多人去了解,去观看。或者在看电影的同时能够感受到一些什么,或者是单纯的看一个故事都挺好的。


记者:现在除了影帝之外,还有一个说法叫“票房帝”,就是这个演员有多少的票房,有多少大的号召力,你怎么看票房号召力这事儿?


廖凡:票房好就是证明这个产业办的很好。但不一定票房好电影就很好看。有一些电影呢它不是那么的高票房,但是它说的故事我觉得还很好看,应该都存在。有票房好的供普通观众娱乐,还有一些呢是成熟一点观众,或者有一些想法的观众需要看到这些,每一个层面的东西都有,这样才是一个良性的循环。


记者:你现在在选项目上会在意商业片、文艺片,大制作、小制作这些吗?

廖凡:我都在尝试,大制作我也在尝试,商业片我也在常尝试,这个不冲突吧。



记者:其实现在市场上剧本很多,但其实好的也并不是那么的多。


廖凡:但问题大家都知道它不好还要去看啊。是不是想看它到底有多不好,所以才把它票房炒高一点?


记者:比如说这段时间确实没有碰到好剧本,你宁愿不拍戏等着,还是说我稍微降一点标准,接一两个拍着?

电影推荐

廖凡:看你需要是什么,你保持一个好的状态,你也可以去做一些新的尝试,这个并不冲突。


记者:你曾经说过有一段时间你对演戏的热情没有那么大了,后来又重拾起来了,现在在表演上算是你最好的状态吗?


廖凡:我自己觉得应该算是渐入佳境。



接下来,廖凡还会出现在刁亦男的新作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和崔斯韦的《雪暴》中。前者搭档胡歌、汤唯、桂纶镁,后者搭档张震、黄觉、倪妮。


期待来自廖凡的更多惊喜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96lady.com/post/72.html
纯点大大 欢迎分享本文电影博客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