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素汐 | “不好看,是我最厉害的武器”

2018-10-09 16:56:09  阅读 741 次 评论 0 条

在流量小生小花泛滥的时期,你是否记得有一位女演员叫:任素汐。


《驴得水》大红大紫,你肯定知道女主角“张一曼”。问起“张一曼”扮演者任素汐,你也许会说:“那个长得一般的女主角吗?”



任素汐唇厚眼睛小颧骨宽长脸。一般都会被归为“不好看”那一类。看她第一眼,会有观众嫌弃:“长得像驴”、“丑!”


年少时,“演员”二字对任素汐来说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打开电视,看着那些叫做演员的人,都长着一张精致的脸蛋。



但这样一个女演员,如今却被称为“小剧场女王”、“中国最优秀的话剧女演员”


鹦鹉史航形容“最想让她红又舍不得让她红”。



任素汐的电影少得可怜。只有《驴得水》《提着心吊着胆》。


任素汐只要一出演,就能在观众心里留下深深的印象。



在“长得好看的女人才能当演员”的现实世界中,任素汐一次次做了那个“但是”。要做到“但是”,是一件艰难的事。摆脱取悦摆脱别人的期待,只为自己而活,是一件艰难的事。



任素汐已经在话剧界摸爬滚打了十年。众所周知,“话剧演员”是出了名的又穷又苦的行当。


“话剧演员”的苦,一场小戏就需要没日没夜的演练。“话剧演员”讲究一气呵成,不像拍电影还可以NG,只要一次小失误,就被称为“事故”。


“话剧演员”穷,一场话剧有三四百个观众在场,已算不错。甚至老戏骨陈道明,每场都只能拿数千人民币。更何况是夹缝中求生的无名“话剧演员”从业者?


年轻的陈建斌就因为缴不上房租,无奈弃下《恋爱的犀牛》的一角,跑去拍电视剧,挣钱营生。



张一曼为什么这么深入人心?


那是因为,在电影《驴得水》之前,任素汐已经用五年时间,演了600多场话剧版


片中最高光的戏码之一,是绝望的张一曼含泪自扇巴掌。撕裂般的屈辱感穿过银幕,让观众觉得,那巴掌是扇了在自己的脸上。



这股钻心的表演力量,都是“拿命搁”的——


任素汐是体验派的信徒。体验派有多可怕?


罗伯特·德尼罗为了《出租车司机》的司机一角,一个月里每天开着出租车工作12个小时。


段奕宏演《细伟》前,跑去看原型人物的干尸,暴瘦16公斤,因入戏而连夜做噩梦,只为演好那个吃小女孩心脏的连环杀人犯。



而任素汐,为了增添张一曼的血肉,私底下写了无数篇一曼日记。日记里,她创造了人物的前世与今生。


发现了吗?她压根没把张一曼当成角色,她把自己活成了张一曼



再回到打耳光——


任素汐早在话剧里打了自己1500多个耳光。她说自己每演一次张一曼,都像重新死过一遍般。


电影《一一》导演杨德昌说出心声:“电影发明后,人类的生命至少延长了三倍。”而任素汐,因为张一曼,已经死过200回。



然而,她对表演疯魔般的热爱与专业,对这个流量为王、偶像不倒的时代而言,却仿若蝼蚁、不被垂青。


因为她不出名


早年默默地摸爬滚打,亲戚们会刻意挖苦,她便曾在微博里落寞写道:


“亲戚不会管你做的事意义何在,只管你出没出名。真残酷。”




努力的人最美丽,努力的人是值得上天回报的。在《我就是演员》里,任素汐再一次出现在大众眼前,出现在流量至上的时期。用她具有灵魂穿越能力的演技,坚定告诉所有人:


“其实,我是一名演员”。



任素汐的演出环节结束不到半响,即刻登上热搜榜。

网友纷纷评价:“震撼”、“泪奔”、“直击内心”。


邓超更是直接在微博发了三个字:任素汐。

超哥简直对任素汐掷地有声地崇拜!


任素汐有多好?其他且不说,就提两部综艺都有的哭戏


《时光机》里,战地记者在九死一生中回溯童年,发现最依赖的父亲已逝。任素汐身体烂在卧室一角,双手紧抱自己。


那一刻,任素汐褪去成年人的坚硬外壳,依旧是那个破碎而悲伤的小女孩


这场哭戏,是清冷、又晶莹透彻,一碰就尽碎的。



《一九四二》中,携病重女儿逃难的农村泼妇,发现前路已断。为了女儿生存下去,任素汐饰演的角色选择毁灭自己。


用卖身契,换了五斤粮。朝另一位母亲跪了下来,将孩子托付于她。


那一跪地、磕头声声,最后忍不住身体颤抖,还是将痛苦一泻而出地哭出来。



可一抬头虽然满脸泪水,语气却异常坚定:“孩子只有这一条活路。”这场哭戏,是壮烈而厚重,是树木从水泥中猛烈生长出须发的生命力量。



让台下的人惊叹、感同身受地痛起来。

两场哭戏,两种截然不同的诠释。


王菲一边看一边哭泣,黄渤称赞说:“她是把自己燃烧起来了。”



徐峥哽咽:“你的表演是嘎嘣脆地,直打到人心里去。”


“愿上苍有好生之德,愿戏剧有悲天悯人之心。感谢二位,把命搁在台上。

吴秀波简直神评语!



说回到《驴得水》这部电影,观众各方意见不一,普通观众认为题材与意义高于一切、影迷又觉得形式太过舞台剧。能让所有人众口一致的,只有女教师张一曼一角。


演、技、炸、裂。



“张一曼”浪荡得纯粹。


教铁匠讲英语,一句nice to meet you、一句very good,一步一曼妙,修长的双腿诱惑地挂在男人大腿上。


在那思想封闭的年代,这勾引却坦荡让人感到一种天真。让观众不反感,但一魂一魄都被她摄去。



“张一曼”又自由得轻盈。


电影里最闪亮的,莫过于“张一曼”坐在长板凳上剥蒜的那段戏。


“张一曼”一边哼唱着《我要你》,一边把蒜皮洒向空中,欢快地喊着:“下雪啦!”裴魁山痴痴地望向她,像是醉了。



大家第一次发现,原来美不是形容词,而是动词——美,是可以演出来的。


这首歌简直好听到酥掉!



就算如今有了几部代表作,屡屡因整容式演技上热搜,任素汐却依旧得在台上哽咽高喊:

我看到很多好剧本,可他们都不来找我。我来这儿,就想告诉他们,我其实可以演得很好,所以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:我可以演得很好,你们可以信任我。



任素汐完全没有机会吗?

也不是,但她要的是可以创造出好角色的机会。


其实在《驴得水》之后,陈可辛导演立刻找到任素汐,希望任素汐在自己的电影里,扮演一个网红的角色。


可是角色离得太远,留给任素汐的时间也不够琢磨。


很心疼,但也必须婉拒。


因为对她而言,不能毁掉任何一个角色,表演就是命。



现实很无奈,但任素珍并不打算妥协。或者说,与参与大制作电影的着名和美丽的、相比,她更关心真实的自我,是谁。


她不想让观众的眼睛,成为自己的监狱。


新年许愿,任素汐的期许是:“要朴素。要胖一些。要敢看自己的心。”


接受采访,她淡淡地笑:“能守着舞台安安静静演戏,也挺美。”



拍完戏,就回归人间烟火——


平时就像上下班一样,去剧场演戏。收工后一烹一饪,与菜市场阿姨砍价,和朋友聚餐聊天,喝得酩酊。


尽量与那个离生活太远的圈子,距离多些。



可能是父亲去世得早,所以任素汐小的时候就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,也可能是对话剧的热爱,延伸了任素汐的许多生活经历。


任素汐太懂得自己要什么。


《我就是演员》里,陈凯歌评价《一九四二》是一个关于生存或毁灭的选择。


把这个叩问,放到任素汐身上亦可——


毁灭,从来不是物质上的失去。而是为了名利,演了烂戏,毁了初心。生存,从来不是物质上的拥有。而是一个龙套,也要演得百姓感同身受。



真正的成功是什么?


在任素汐看来,真正的成功不是俗世成就,而是自己离表演有多近。


是当一个观众被电影打动,把纸条塞在她手里,上面写着“谢谢你们拍出这样的电影”时,内心的感动。



她在《我就是演员》表演完后,最打动我的其实是这段话:


“对大众来说,其实我这个相貌是非常普通的一个相貌,但是我觉得我这样刚刚好,因为我刚好可以演那些这样(很普通)的人,我觉得都这样(很美)的话,谁来演他们(普通的人)。”



她上流量综艺、在节目上洒泪、接下来还有电影《无名之辈》。


是她变了?不是的。

电影推荐

相反,她正为了“表演”二字,拼尽全力、永不停息。


是时候再拿出吴秀波那句评语——愿上苍有好生之德,愿戏剧有悲天悯人之心。



任素汐,是要在大银幕上,演美貌女演员不敢演的普通老百姓,演辛酸的底层生活,演那芸芸众生。


当资本追逐流量、当群众关注明星的鸡皮琐碎、只有很少的笨蛋,不断去记得受苦的人。

好看的电影

你看,她又在微博上喃喃自问:“那些家属该怎么办呢?他们可怎么办呢?”



普通的长相,在她的手里倒成了最锋利的武器,去对抗世界的不公,实现自己的理想:要演对社会、对内心有价值的电影与话剧。


如《药神》,如《驴得水》。


任素汐接受采访的时候,被问道:如果有来生,你想做什么?


她说:“做一名医生,让人远离病痛。”


要我说,她已经是一名医生。真正的表演也许治不好顽疾,却让观众生出勇气,带着病痛活下去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96lady.com/post/69.html
纯点大大 欢迎分享本文电影博客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